辛巴族,非洲最后僅存的原始民族

文章作者:外星探索網 | 2015-06-07
字體大小:

辛巴族概述

辛巴族是非洲最后的保持原始生態的民族,也是即將消失的原始民族。辛巴族位于非洲西南部的納米比亞(奧普沃納米比亞西北部與安哥拉交界的庫內內河流域科可蘭德地區),是非洲大陸上最后一個獲得獨立的國家,這里廣袤大地上除了角馬、犀牛、大河馬,還有一個行將消失的特殊原始社會族群——辛巴族民族獨立。

辛巴族

辛巴族人17世紀從安哥拉高原遷徙至納米比亞,一度成為非洲大草原上最為富庶和強大的游牧民族之一。

由于現代社會的進步于發展,原始生態的民族越來越少,基本上都被現代的社會所同步,我們究竟是該保護這種原始的民族還是應該讓他們融入到現代社會的節奏中去?辛巴族的過去究竟是怎么樣的?辛巴族的現狀又是什么樣的呢?

辛巴族詳述

辛巴族以畜牧種植為生,除了雨水豐沛的雨季,男人一般常年外出放牧狩獵,女人留守。男人們也開始外出打工掙錢了,女人依然在家里操持家務。辛巴人沒有圖騰,他們崇拜祖先、崇拜火,祖先火是維系民族的精神核心。一個家族結成一個部落,一個村子基本就是一戶人家,數間茅草頂的小泥房,糧倉和畜棚,星點羅列成了一個村落。家族制是唯一的社會制度保障,家族長老,確切的說是長老團,掌管著一切,包括判定懲罰、經濟規劃、行政組織,不過頭領一般都是女人,狩獵是辛巴男子的主要工作。

辛巴人居住的房屋,大多是用樹枝和摻有牛糞的泥巴搭建而成的,屋內面積一般有三四平方米。為防止房屋坍塌,屋內大都會豎起比較粗大的木頭來支撐房頂。房檐房門低矮,僅能彎腰進入,沒有床沒有桌子沒有椅子,一切都是簡單的擺設,地上一張牛皮,是他們的床,是他們的飯桌和生息的地方,還有瓦罐、木瓢等一些簡陋的日常生活用品,由于她們身上的紅泥,屋子里外,門框上,每一間物品上都染上了一層紅色。

辛巴族

辛巴男人的每個妻子和她生育的孩子住在一棟籬笆房里,有多少籬笆房,就有多少個老婆。父親兄長去世后,其財產包括老婆都由弟弟接手,父母則由兄弟出錢大家供養。

辛巴人的孩子,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幫助家里干活,主要任務之一就是放牧,孩子越多,就能放牧更多的畜群,就意味著能生產出更多的財富。孩子大多都穿得很少,所以有時候很難分得清楚男孩和女孩,僅能從發式判斷,男孩子的頭發就是這樣從前往后梳的。

而女孩子的發辮,則是這樣從后往前梳,在額前形成了牛角一般的發辮。有的女孩子額前的發辮,是兩根,有的則是三根,這個代表她們來自于不同的家族。

由于一種神秘遺傳基因的緣故,很多辛巴男孩在15歲之前就夭折了。這導致多數辛巴族部落的男女性別比例嚴重失調(大約1:11)。

辛巴族女子常年袒露上身,最特別的是,她們喜歡把一種紅色石粉和著奶油涂抹在身上,就連頭發也要用這種紅泥巴裹著。因此,辛巴人的皮膚永遠都是紅色的。 辛巴女子身上的紅色顏料,這種紅石,并不容易取得,是用一種采自數十公里之外的山區的紅石做成的。其制作方法很簡單——把石料磨碎,然后加入水和從牛乳里提取的脂肪(牛油)。一經抹上用水都很難沖洗掉,能保持一周不退色。她們這么做,一是為了抵御烈日暴曬,二是蚊蟲不會叮咬。由于缺水,辛巴女人一生都不洗澡,一輩子都裹在紅泥巴中,因此一般稱之為紅泥人。

辛巴族女子嫁為人婦后依然喜好衣不蔽體,在閑暇之余會載歌載舞,大跳原始舞蹈。 

辛巴女子,沒有穿鞋子的習慣,腳上唯一的裝飾,就是踝部以上膝蓋以下十數道金屬的飾圈,辛巴人把右腳叫做父親腳,左腳是母親腳。從村莊里走進城市的辛巴人,他們,和城市里的其他人一樣,逛超市,進餐廳,買賣東西,不同的是,她們執著的堅持著自己對美的標準。通常只要男方有足夠多的牛,他就可以娶足夠多的妻子。辛巴女子在第一次月經之后就可出嫁了。

辛巴女子,當她從女孩子變成女人的時候,就會把原來往前梳的發辮換成這樣的垂直下來的發辮,在頭頂上系上皮制的發冠。

在辛巴人中,女孩變成女人,甚至生子,和結婚是不同的概念,辛巴對性的觀念是比較開放的,沒有結婚的女子,也是能有情人和生孩子的,只是在婚前的孩子,歸屬于她的父系家庭,由這個大家族撫養成人。

辛巴族人數不足兩萬,除了脫離了母系氏族,一切都保留著原始的生活形態。辛巴族人依舊停留在原始狀態,生活在遠離現代文明的偏遠地方,聚集在一個個孤立的小村落里,維持著500年前的生活方式和習俗。

不過當她們要結婚的時候,就是一件鄭重的事情,男方家要給女方以牛做為聘禮,這牛要求很高,一定要高大威猛,黑色,牛尾雄偉能夠沾到地,如果女方家里不滿意牛的外形的話,對不起,這門親就無法締結。

辛巴人的男女關系非常隨意,三頭牛就可以換一個老婆,但是必須是一頭公牛兩頭母牛。這里的男子一般都要娶三四個妻子來保證人口的繁衍,即使這樣,辛巴人的人口仍然在銳減。

辛巴人曾經是非洲最富裕的牧民之一。19世紀時,納米比亞的辛巴人遭到四處搶劫的南方族群襲擊、掠奪牛只,但仍幸存了下來。大部分人逃到安哥拉,加入葡萄牙軍隊,并組成了他們自己的劫掠隊伍。最后,許多人又回到納米比亞。從1920年代開始,南非統治者便將他們限制在一塊稱為“家園”的指定區域內,正式禁止他們做生意、自由放牧、進行栽種或

采集庫內納河沿岸的野生植物。但他們都熬了過來--即使這代表他們有時得把睡覺用的獸皮拿來果腹。

辛巴族

和平與豐沛的雨水在1990年代降臨于納米比亞,辛巴人因而重建了他們的牲畜群,并與國際行動人士合作,協力阻止了一個發電水壩的興建。這座水壩若是建成,將會淹沒庫內納河沿岸的祖居地。他們亦受惠于納米比亞獨立政府提供的機會,包括讓辛巴兒童學習英語的流動學校,以及可以讓辛巴人管理他們土地上的野生動物及觀光業的管理委員會。梵嘉碧•提杰文達是個五十多歲的祖母,親身經歷過辛巴人的重生。1980年代,她還在普羅斯附近為觀光客編織籃子。但她已經重拾農耕與畜養山羊和牛群的生活:“日子還是一樣,但孩子們會讀書寫字。我是管理委員會的成員之一,而我們又能嘗到野味了。”

在納米比亞西北部,一個辛巴人安逸地在祖傳的土地上清著煙斗。盡管雨水稀少、干旱嚴重,辛巴人不僅生存了下來,而且還在這半沙漠地帶靠著放牧牛群、山羊和綿羊、種植作物交換玉米而繁榮昌盛。在納米比亞政府的計劃下,辛巴人已經開始管理他們土地上的觀光業和野生生物,可以賺取觀光利潤,并再次取得獵捕動物的權利。更多科學發現詳見外星探索網www.gcwlvw.icu。

辛巴族現狀

大部分的辛巴族人還是過著原始的生活,但是他們對現代生活也是不拒絕的。辛巴人對到訪的旅游者的好奇心,一點兒也不亞于旅游者對他們的好奇心,他們也會滔滔不絕的問很多問題,比如:你來自中國?在哪里的,有多遠呢?坐飛機,大概要十幾個小時吧!他們對現代社會的很多常識還仍然一無所知。

縱使生活在了城鎮里,他們還是保持著傳統的生活方式,辛巴女子身上涂抹的紅色泥土和油脂的混合物,有封閉毛孔的功效,所以,就算是在涼爽的雨季,相對于穿著長袖的人,半裸著身體的她們,不但不冷,脖子上還出了一圈的汗。若說住在城里的辛巴人,她們還是慢慢的有著點點的變化,比方說,雖然她們還半裸著上身,用紅泥涂抹著頭發和身體,但是腰間已經圍著簇新的花布,而不是皮制的小短裙。

在納米比亞政府幫助下,辛巴人參與式發展的社區計劃,也一點點的在走向成功,他們不僅自我管理著生存的土地,獲取相關利潤,且重獲了捕獵動物的權利。

辛巴族是非洲僅存的原始民族,遲早是要被現代生活所影響的,我們在惋惜失去原始信仰的同時,是否應該認為讓他們融入現代生活更為重要呢?

辛巴族相關視頻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www.gcwlvw.icu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法律聲明| 免責聲明| 隱私條款| 廣告服務|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不良信息舉報
ag斗三公怎么玩能赢 25选五开奖结果 单机长沙麻将 一天小赚50元的手游 白姐精准玄机资料免费资料中 怎么学习玩股票 申城棋牌网官方网站? 特马公式表 穷胡麻将技巧 北京赛车pk10开奖lm0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大全 追光棋牌安卓版 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 不用充值的麻将游戏 pk10牛牛开奖记录 德甲联赛规则 友博国际app棋牌下载